血光(1 / 2)

一路颠簸,相对无言,只见红衣妖孽还是没有离去的意思。

“你要跟着我到几时?”我忍不住问道。

“小雪嫣,我就一直跟着你不好吗?”他目光如流波。

“马上到皇宫了,你和我一起坐一个马车,还有一个晕过去的婢子,你要如何解释?”我皱眉。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他依旧三句不离调笑。

“随便你,反正到时至少我可以喊抓刺客。”我有些羞怒。

“小雪嫣,何必那么绝情?你这么娇弱的人在这深宫大院我岂能放心。”他拿起一粒樱桃放入口中,似乎世间一切在他眼中皆唾手可得。

“有何不放心,毕竟我是帝姬,又有谁会和我过不去。”

“你可不知道,我听说啊,这个大皇子的生母,叫什么容氏的,因颇得皇帝宠爱遭了皇后薛氏的嫉恨,哎呀这个容氏死的有多惨你知道吗?面皮全无,双眼被挖,唇瓣被削……宠她爱他的皇帝居然也都不敢再看她一眼,连追究的胆量也无。然大皇子也没逃过一劫,都料是坠马,哪有人坠马后四肢皆骨碎呢?”他微微靠近我,说的云淡风轻。

我不禁打个冷战,可却不想在他面前失了颜面,装作若无其事道,“这些跟我有何关系,我是公主,怎会卷入后妃之争。”

“你想啊,你可是皇帝最喜欢的公主,你最大的武器就是你的话语权,可这个武器是个双面刃,有可能一不小心就威胁到了谁人的利益……你看看你这漂亮单纯的眼睛……真的是小白兔送虎口教我于心何忍呢……且宿主亡,我亡,我还没活够。”他轻轻拖起我的下巴,动作轻柔,一字一句却阴狠无比。

我拍掉他的手,直视他,“我不相信你有这么好心。”

“那小雪嫣可是不太了解我了。”他嗔笑道。

“我当然不了解,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是人是鬼。”

他的胳膊微懒的支在塌上,红衣缭缭万般风情,“这重要吗?”

“重要啊,不知道名字怎能算相识?”我难得认真的看向他,“人心难测,至少名字最真诚,对吗?”

他一愣,薄唇微启轻声道,“你可以叫我玄寂。”

“玄寂……”我低声重复。“像个和尚。”

“是不是和尚,试试不就知道了?”他暧昧的凑向我。

“不用了不用了。”我急忙摆手后退。

他噗嗤一笑,眉角上挑,带着些许风流。

“司幽国快到了,我先行一步,不过,小雪嫣想我的话我马上就会回来的。”话毕他如鬼魅般消失。

马车内落竹摸着脖子坐起,皱着眉头道,“我这怎么就睡过去了”,看到马车内的我才回了魂,立即惶恐的跪下,白皙的额头上泛起一层薄汗,“公主恕罪!婢子偷懒了,请公主责罚!”

“起来吧,你只是说累了。我们离司幽还有多久路程?”

“谢公主。”看着落竹惊恐的样子我不禁有点愧疚。“我们应该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了。”

“公主我睡着前讲到哪里了?”

“……你都讲完了。”

“真的吗?”

“嗯。”

……

一路无话,我闭眼小憩,朦胧中感觉到落竹为了盖了一层薄毯。

最新小说: 宠妻狂魔:大将军,轻一点!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