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开花已亡(1 / 2)

“仙子若喜欢就留下再和这妖兽玩一会,切莫呆的太晚。本王还要回去继续主持我儿大婚。”见我不太主动与他攀谈,老龙王识趣的告辞了,我脑子里全是如何破这个驯兽锁。

我绕过守卫蹲在小白虎身边,打趣它,“你是怎么被这驯兽锁抓住的?还稀有妖兽穷奇呢,穷奇就是你这么个小不点?”

它不再理睬我,显得有些疲倦。

“你知道怎么破这个驯兽锁吗?我想救你。”我开门见山说道。

之间小白虎双眼微眯打量着我,仿佛有些不信。

“你不用担心我,我的靠山可厉害了,放走你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我得意的亮出君上这个大靠山。

小白虎若有所思,朝我慢慢走来,双眸紧紧盯住我似乎在试探我的决心。我点了点头给了它一个确定的反馈。

猛的它张口咬住了我的手腕,血如泉水般涌了出来,我吃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却是纹丝不动,一声不吭。忍着疼我回头看了一下两旁的守卫,他们依旧背对我没有发现我们的异常。

只见小白虎缓缓的用舌头喝起血来,它看着我,若无其事笑意盈盈。血一点一点流逝,我感到有些晕眩,只觉得生出了幻觉。

小白虎雪白的毛发在一点点变红,仿佛是我的血染红了它。可爱的小身子慢慢变长变大,瞳孔由金色变成一片乌黑,两只角从头部伸出发着幽紫的光,看起来邪佞无比。

我从朦胧中望去,两只乌黑如龙翼般的翅膀由肩处破肉而出,而翅膀的主人却在舔着我的伤口。我的小白虎呢哪去了?

这只庞然大物就这么安静的看着我吸食着我的血液,旁边的鲛人侍卫也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们惊恐的看着这只嗜血的生物吓得腿脚发颤。

只听远处龙太子叫喊到,“快杀了那女子,仙族的血破了穷奇的封印!”我想可能龙太子本欲携新婚妻子来观赏玩妖兽,却不想目睹了这惊悚的画面。

“你这个狡猾的小东西,看我以后收拾你。”我脸色苍白,却并没有真的生气。看来我的存在还是颇有些价值的,只不过到底还要多少血才够呢,我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了啊。

小白虎,啊不,小穷奇依旧舔着我的伤口,只不过我的伤口由原来源源不断溢出鲜血开始快速的结痂,变红,消失。

太好了,看来输血疗法可算是告一段落。正待我准备坐直打坐恢复气血,一根鲛人士兵的寒冰长矛却直直的从我的后背穿到前胸,我看不到背后是什么情景,只看到小白虎的双眼变为血色,满身戾气。

我宽慰的冲它笑笑,果然,我还是太弱了……

我要死去了,脑子里很多画面飞速转换,却一个都看不清楚,好像我已经活了很久很久。

“君上您出关了。”玉祁脸色惨白,带着一丝不安。

白钰皱了皱眉头,“怎么?夕颜是不是出事了。”

“这,君上……我去给君上收拾卧房的时候发现挂在塌上的藏魂玉碎了……”

一口血自白钰嘴里喷出,染到袍子上玉祁才发现君上身上受了好几处伤。

最新小说: 宠妻狂魔:大将军,轻一点!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