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初相识(1 / 2)

第一次君上闭关超过两天,终于捡个漏子出个远门了。我在天上飞着,双眼微眯感受云一丝丝划过我的脸,真的无比美妙。

忽的一阵淅沥沥的水声引起了我的注意,低头望去,下界居然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山谷,山泉流水,百花齐放,鸟叫虫鸣。暖暖的阳光洋洋洒洒的穿过树叶落在地上……我这样的花在哪里都能生存,但非常不耐寒,遇霜即死,所以酷爱温热的地方。既然这个谷没有主人,那么我就勉为其难收了它吧!于是我抬手一挥,谷里便刻满月光花的印记。事毕,我屁颠屁颠的坐在湖边把脚泡在水里,在我不停地用双脚拍打玩乐的时候发现了一丝的异样,一丝丝红色的水流向我这边漂来。我顺着血水的痕迹飞去,只见湖边躺着一个人,身着紫衣,好看的眉紧紧的锁着,眼睛微眯如夭夭之桃花,只是脸色煞白,唇无血色。看着他我突然心里莫名泛起一丝苦涩。

“姑娘看了半天了,可有看够?”他忽的抬眼看向我,目若秋波只觉似曾相识。

“你躺你的,我看我的。”我仔细的想着,曾经是否在哪里见过,无奈头疼欲裂只得放弃。我不喜欢让我不舒服的人,所以转身离去。

走了大概四五米远我决定再回头看一眼他的情况,他依旧虚弱的躺在地上,修长的手紧紧按住胸前的伤口。我虽只是一个不好多管闲事小仙,但是也不愿做这种以后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恶劣事,什么修行也抵不过救人一命不是?

回头向他走去,他却笑的越发讽刺,薄唇吐出同样凉薄的话来,“姑娘就算回来救我,也不要指望我会重谢。”说罢那浑身是血的紫衣男子不屑的闭上眼。

“重谢?”我笑道“那你能拿什么谢我?九重天最好的东西尽数摆在我房里我也未必有喜爱的,你又能如何重谢?不谢更好,不过今天却是偏是要救你不可”。考虑到我也是游山玩水没事干,虽不喜他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更不想做龙宫第一位到达的宾客,所以便更加不介意救治伤者耽误一点时间。只可惜我的法术不精,却也无法施法止血。

他忽的一笑,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我突然又改主意了,姑娘要是能平安送我到司幽国,我必酬以重金。”

我好奇的蹲下,一手撑着脸看仔细的盯着他,“我要黄金做什么?那么沉的东西尽是累赘。”

他愣了一楞,仿佛没听懂我在说什么,眼看着我拿着一把他不知从哪掏出来的草药就要往伤口上挤,吓得他微微向后。

“要是不想血尽而死你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动,这是夏枯草,挤一点汁在伤口上可以帮着止血,不过你还是要记得,千万不要给我黄金感谢我,这东西带着很沉很累的,要是想谢我……要什么好呢?不然还是告诉我你名字吧,放在脑子里至少不费劲。”我自顾自的嘀咕,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清楚,只觉得他看着我的眼神像看着一个傻子。是啊,我不要凡人最喜欢的黄金却只想知道他的名字,他觉得我奇怪也是合理,本小仙宽宏大量,就不怪罪他了。

“司幽慕七。”他可能被我的啰里啰嗦烦到了,便突兀的打断我告知了自己的姓名。

“我叫夕颜。”我想他这个名字可真是取的够仓促的,所以我也决定告诉他我的名字,“有事就叫我,我听得见的,你先到树下休息吧,这伤口怎么也得一个时辰……不,两三天才能上路。”差点忘记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他惊奇的看着我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壶巫山酿,张了张嘴却未说什么。

他咬着唇吃力的站起来,我赶忙去搀扶,可他对于我的触碰似乎十分紧张,于是确定他站稳之后我便松了手,本小仙也是有节气的,并不会因为某个凡人长得好看就去吃豆腐。再没看他,我纵身跃到树上,懒洋洋的嘬了一小口巫山酿,统共就带出这么一小壶,可得省着点喝,巫山酿可是君上给我弄来的养颜酒,喝完了就没有了。听声音慕七已经坐到了树下歇息,我也不知不觉沉沉的睡去。

转眼间日落星起,已是晚上。风清月朗甚是美好。谷内十分静怡,只有虫鸣声和树叶的沙沙声,我伸伸懒腰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准备从树上下去觅食,谁想一眼撇到一双冰冷的长眸,是啊我居然忘记了还有个人在树下……惊吓间我一脚踏空就向树下跌去,重重的压在他身上并且很够意思的给了个重量级的吻。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愣了一下急忙起身擦了擦嘴巴,尴尬的挠了挠头,我这么一个仙人,虚长他一千岁,如此对一个毛头小子揩油实属不该,同时也懊恼自己作为一个仙子法术也忒低了些。

我感觉他还在震惊中没有缓过来,便没有再理他,想着肚子饿了还是去河里抓几条鱼烤烤吃来弥补一下本女仙不小心的非礼。

不一会,谷中弥漫着烤鱼的味道,我们安静的坐在篝火旁相对无言,柴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他不出一言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懒得理会他的想法,满意的摸着肚子又升困意,半卧在树下惬意无比,慕七冷峻的脸也在火光的映照下露出一丝柔和。

“你是哪里的人?怎的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山谷里?”他的声音意外的柔和。

“这个谷是我的呀。”

最新小说: 宠妻狂魔:大将军,轻一点!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