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月光花(1 / 2)

我独自跑到山崖的禁地门口,如往常般坐在桃花树下遥望天际。淡粉色的花瓣随风落在我的肩上,远处断断续续传来仙鹤的悦耳长鸣,这一切让我不禁满足的大字型躺在地上任风扬起我的发,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知觉睡了过去。我是一株月光花,是仙界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小仙,简简单单。

在梦中我又来到了那个地方,水光潋潋四周静寂无声。巨大的藤蔓植物将四周的雕像缠绕看不出曾经的模样。我踏着浅浅的水洼沿着碎石路向前,心里一点一点的涌上莫名哀伤。这个纠缠了我近千年的梦,落脚踏出水声,这条路仿佛永远走不到头。

前方是一片月光花丛,花丛中仿佛有一具棺木,我想那可能是我的吧,因为我是月光花仙呀。这一次我走的比往常都远,甚至抬起手就能触碰到那片花海……

来人只见一坛巫山酿旁躺着一位少女,皓如白雪般的肌肤被随风飘洒的桃花掩了几分,丝毫不带修饰的长发散于额际,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双颊粉嫩,微醺的熟睡着,他淡笑着走上前去。

“阿颜。”

听到有人唤我,我睁开眼,瞳孔中映出一副绝世之姿。他如往常般笑的温柔,伸手拉起我抹掉我眼尾的泪痕。

“阿颜梦到什么了?竟哭了。”

“君上,我……不记得了。”我揉揉眼睛,待着一丝困意。

“走吧,天色已晚,禁地危险,最好还是远离。”

“可是禁地的花最好看了,也没有人打扰我。”我嘟着嘴抗议。只看他无奈的抚了抚我的发没有在说什么,好看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责怪。

我有时在想,为什么我会被他带回。他是仙界最耀眼的存在,经历了三次天劫为最古老的上神,在这九重天也只有他能天帝并肩。终日一袭白衣胜雪,青丝如墨,眉眼如画。而我却只是一株小小的月光花。我虽身在九重天,却也是最不起眼的存在,不过我想这样也好,君上护我永世安宁,我也会幸福的在他的羽翼下随心所欲的做我的小仙。无聊了就去人间游荡,困了就睡他几年,慢慢的老去,枯萎,未尝不可。千年前我是一株月光花,他把我带回天宫,浇水施肥,千年后吸取天地灵气我化为人形从此伴他左右,我没有名字,他唤我做夕颜。千年来我随君上住在九重天的朝云宫,三界一片安宁祥和,并无战事,君上也清闲的很,无非每日吹笛,练剑……活的像个十足的老神仙。我就陪在他身边,无聊了就去禁地喝喝小酒看看美景,亦或者去下界游山玩水,不过这只能是偷偷的,不知为何君上不太喜欢我离开九重天。放眼去似乎整个天界所有的仙子神仙都敬畏他,就算有的仙子偷偷的爱慕他也不敢接近,君上修为太高了,总听闻他人说高处不胜寒,我想就是这个理吧,可是我想再厉害的人也是需要人陪伴的。

“对了君上,我猎了一只大狐狸,天气转凉啦,请玉祁姑姑给你做成大氅好不好。”我看着他充满了讨好。

“阿颜不需做这些讨我开心,只需无忧无虑便好。”君上淡淡的看向我,仿佛我做了一件比私闯禁地还要糟糕的事,忽的心里一阵委屈,悄无声息的把手背在身后,长袖隐去了几道鲜血淋淋的抓伤。“下次不会了”。

他眼睛微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也不知是否发现我受伤了,晃神间只听他说,“去吧,别亏了自己的肚子。”

“玉祁姑姑你说君上他怎么一点也不理解我呀,我可是差点送了小命给他猎来的大狐狸呀,还那么大一只,你看上次在花仙会闯了祸也是君上帮我善后,我就想小小的回报一下,结果他居然都没正眼看我一眼,那这只狐狸怎么办呀。”我苦着一张脸,牢骚着。

“君上这么做不无道理,你猎狐是为了君上,可你也要想到他怎会想你去为了这么个小东西以身犯险。”玉祁姑姑拿起饭勺使劲的敲了一下我的头,“笨脑袋瓜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

是啊,我没那么聪明,不似其他人仙术了得,不似其他仙子能歌善舞,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讨好他,也许也只是太不安,太怕被被他嫌弃,也太怕这种安宁惬意的生活消失不见。

接连五日没有见到君上,不知他是否还在生我的气,第六天一早君上叫我去用膳,身上披着我猎的那只狐狸,一如往常的口是心非。

最新小说: 宠妻狂魔:大将军,轻一点!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